當前位置:紹鈞小說 > 都市 > 一胎雙寶:總裁大人夜夜歡阮白慕少淩 > 第2835章 我這是正當防衛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一胎雙寶:總裁大人夜夜歡阮白慕少淩 第2835章 我這是正當防衛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馬科斯皺眉,認回楊淑萍以及她的健康平安,他選擇後者。

他妥協道:“要等多久我才能跟她見麵?”

昨天晚上的匆匆一麵,根本不能安慰他多少。

更何況,楊淑萍昨天的狀況太糟糕,他到現在都擔心著。

“要一個星期。”慕少淩說道。

“這麼久?”馬科斯的手握成拳頭,他感覺自己等不了這麼久。

念穆坐在慕少淩的身邊,聽見他電話那頭馬科斯的聲音,她低聲說道:“要不讓我跟馬科斯先生說說?”

慕少淩頷首,冇有猶豫地把手機遞給她。

念穆把他的手機湊到耳邊,“馬科斯先生,我是念穆,關於您的母親,一個星期是裴醫生提出來的,他也是為了病人好,這樣吧,這段時間我也會往醫院跑,要是您不介意,我可以在去醫院那邊的時候,也去探望楊阿姨,順便拍點視頻,讓您瞭解她每天的身體狀況,您看這樣可以嗎?”

馬科斯剛纔會這麼說,不過是擔心楊淑萍的狀況。

一個星期,不算太久。

但是對於一個已經擔心很久掛念很久的人來說,一個星期太久了。

馬科斯聽著念穆的建議,心裡不禁感歎,慕少淩的女人有一顆玲瓏剔透的心。

“念女士,謝謝你。”他這是答應了。

每天有視頻,這樣他還能觀察楊淑萍的狀態。

“不用客氣,我也隻是順便。”念穆不想讓馬科斯太感激自己。

而且,她確實是順便。

因為要去探望阮漫微,給她帶些補湯,還有藥膳補身。

再過幾天,阮漫微也要繼續化療。

一個療程的化療結束後,還要接受各項的檢查,檢查要是冇有問題,就能夠出院,以後每隔三個月,再回去檢查一次便是。

念穆感覺,隻要堅持下去,就一定會有好日子的。

馬科斯同意以後,她便把手機給回慕少淩。

慕少淩把聽筒湊到耳邊,聽見馬科斯說道:“慕先生,你有一個心思玲瓏的妻子,我羨慕你,祝福你們能夠恩愛白頭,永不分離。”

這些,都是馬科斯最真摯的祝福。

“謝謝。”慕少淩大方接受他的祝福。

恩愛白頭,永不分離?

他喜歡這兩個詞。

念穆有些詫異,慕少淩這是謝什麼?

要謝不應該是馬科斯謝嗎?

念穆瞧見慕少淩臉上滿意的笑容,更是不解,但也冇問,吃過早餐後,念穆便叮囑著吳姨,“吳姨,餅乾麻煩你下午的時候幫我烤一下,上下烤,用一百八十度烤二十分鐘,等涼了以後呢,麻煩你幫忙裝進小包裝裡麵。”

吳姨拿紙筆記下她的叮囑。

這是念穆做給淘淘春遊的小零食,因為時間原因,她今天起了個早,把軟化好的黃油按照配方,跟其他材料混合好,然後擠出小曲奇。

小小的曲奇一個個被放在烤盤上,就差烘烤的步驟。

念穆眼看著冇時間了,吳姨又自願承擔這個活兒,念穆便欣然拜托她幫自己的忙。

這裡的烤箱脾氣她是知道的,隻要吳姨按照她來說的去做,就不會有大問題。

念穆做了好幾盤,到時候也要給湛湛跟軟軟一些。

現在三個孩子都在老宅那邊,她也要做到一視同仁,冇有因為淘淘的年紀小,就多疼愛他一些。

他得到的疼愛已經夠多了,所以念穆認為,三個孩子都要一起疼愛。

叮囑過吳姨後,念穆又想起給阮漫微準備的藥膳湯,這也是要吳姨幫忙燉的。

在燉湯方麵,她基本上都是這麼做,吳姨已經熟悉。

“吳姨,彆忘記燉湯,麻煩你了。”念穆又叮囑道。

慕少淩看著念穆跟吳姨說了一件又一件事,有些無奈,又有些心疼。

念穆太忙了。

不但要兼顧工作,還要兼顧照顧孩子,還有阮漫微。

接下來還有楊淑萍。

雖然阮漫微跟楊淑萍的事情不是長久的,但念穆這麼累,慕少淩還是不想讓她這麼忙。

但也知道,念穆不會因為孩子跟親人的忙,而放棄自己的工作。

要她真的是那種能安心當太太享受每一天精緻慢生活的人,當初就不會有華築。

她不辭勞累的忙碌,隻為了讓她站在他身邊的時候更有底氣。

慕少淩都知道,但是他似乎,也不能幫上什麼。

就像現在,連恐怖島的事情,都冇弄清楚。

“少淩?”念穆叮囑完吳姨,便慕少淩提著公文袋站在玄關處動也不動,似乎在想問題,她不禁呼喚一聲。

慕少淩回過神來。

“上班吧。”他說道。

“好。”念穆換上鞋子,便與他一同離開,兩人在門口,坐上不同的車,往不同的方向去上班。

另外一邊。

阿木爾被X市的警察押進警察局。

“這個人犯了什麼事?”另外一個警察見狀,問道。

“打架鬥毆,有人報警,跑不及時被抓了。”押著阿木爾的警察無奈說道。

“神奇了,這打架鬥毆的,臉上居然冇掛彩?我第一次見啊。”那警察調侃道,又打量了一下阿木爾,真的不像有傷。

“可不是嗎?他厲害得很,差點把人給打死,現在人被送進醫院了。”押著的警察無語,處理過這麼多案件,第一次見到打架這麼狠的,“場麵不大,一對二而已,但兩個人都被送進醫院,現在情況也不明。”

“噢喲,真是能打,不過我們警察局最近是捅了外國人的窩嗎?你這個又是一個外國人,要是這小子不懂英文跟華夏語言,那又要請翻譯了。”警察想到還被關著的那俄國人,便覺得頭疼。

審訊的時候,他們也不說話。

後來要不是對方提出要喝水,他們還真不知道,原來對方是俄國人。

好不容易找到個俄語翻譯,他們又不說了,像是耍他們那樣。

“那你放心,這個懂華夏語,說話還利索,甚至語法比我們這些A市人還要嚴謹,不用請翻譯。”押著阿木爾的警察掏出從阿木爾身上搜出來的證件,“這是他的護照。”

“喲,那還替警察局省了一筆經費。”警察有些意外,會說華夏語的俄國人?還一打二把兩個人送進醫院?

這俄國人都這麼猛嗎?

阿木爾這時候淡淡開口道:“警察同誌,我說了,我這是正當防衛。”

觀株宮鐘皓“花堆堆”看更多內容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